瀹樻柟閲戞矙濞变箰璧屽満缃戠珯涓績
鑱旂郴鎴戜滑
骞夸笢甯傛垚澶╃數婧愯澶囨湁闄愬叕鍙
鍦板潃锛氬箍涓滃競闀垮璺181-1鍙
鐢佃瘽锛12345456456
鑱旂郴浜猴細鍏堢敓
閭锛12345434@tntgroup.com.cn
骞夸笢甯傞暱瀵胯矾181-1# P.C200060
浜垮疂濞变箰瀹㈡埛绔笅杞
鐮斿彂涓績锛浜垮疂濞变箰骞冲彴娉ㄥ唽
鎮ㄧ幇鍦ㄧ殑浣嶇疆锛主页 > 客户案例 >

猥琐的小眼睛不时的瞄着孙二娘

2017-05-26 21:28   鏉ヨ嚜:未知

 
  小二他哥——半盲人在小商屋门口的破椅子上坐着,耷拉着头,猥琐的小眼睛不时的瞄着孙二娘。他看女厂长过来了,胆怯的小声说:“厂长,小
 
商发高烧了,今天,今天的货我一个人送不了。”厂长赶紧扔下手里棍子进屋去看。
  孙二娘听见了,过来对半盲人说:“就他妈的赖你!干活偷尖耍滑,昨天说自己拉肚子让他一个人卸车,晚上你弟弟又领一帮人逼他写什么狗屁交
 
代材料,害死人不偿命啊?赶快去把车子预备好,推他去医院看看去吧,快去呀!”
  半盲人急忙去把人力车拉过来,我进屋拽了一床破被铺在车子上,厂长和孙二娘把昏昏沉沉的小商架了出来,放躺在人力车上。呵斥着半盲人迈开
 
八字脚一路小跑。去了叫“大庙”的街道医院。
  小医院是过去人们烧香拜佛的庙宇旧址改成的,所以叫“大庙”医院。里没有几个正经八本的医生。听到“大庙”这个医院名字我就害怕,小时候
 
我是个病秧子,没少来这地方。
  半盲人把小商背进了急诊室,年轻的赤脚医生用听诊器听了听前胸后背,摘下脏兮兮的口罩说:感冒发烧无大碍,挂瓶滴流就好了。说完又去看走
 
廊墙壁上的大字报去了。
  女厂长把小商安排在走廊的长凳上躺下,让半盲人照顾着,着急和孙二娘回小工厂去了。
  小大夫漫不经心的给小商挂上滴流,催促半盲人去交医药费,半盲人摸了半天衣兜,钱不够,挠着脑袋商量我说:“看看,刚才忘了管厂长要钱了
 
,咋办?兄弟呀,麻烦你回去通知厂长一声,打发人送钱来吧,好吗?”
  我急忙往回跑去了小工厂。厂长和孙二娘都不在,我只好回家找我妈。
  我急匆匆进了屋,妈擦着我头上的汗问我:什么事火燎腚似的?我说了刚才发生的情况,妈摇头说没钱。
  我倚着门框抹眼泪。哭唧唧的大声喊:“你说!那一把精致的二胡能值很多钱呢?人家都想白送给你,一瓶滴流钱你都不舍得给出!”
  妈拗不过我,从裤腰里翻出了纸包纸裹的五块钱,嘴里嘟囔着:“小祖宗,给你拿去吧,哭叽尿相的就你心眼好使,到月底了你给我喝三天西北风
 
吧!”
  我攥着带有体温的五块钱就往“大庙”跑。远远看见,半盲人手里拿着剩下半瓶药水的滴流瓶子,蹲在医院门口发呆。我擦着汗问他:小商哪去了
 
?他支吾半天说:他弟弟和几个红卫兵把小商架去开批斗会去了。
  我傻了,看着他手里的滴流瓶子我半天没缓过神儿来。半盲人也是六神无主的样子,他说他昨天真的拉肚子了,真没力气阻止他那瘪犊子弟弟和那
 
几个人,他们强拉硬拽的带走了小商。
  我央求他带我去找。他吭哧瘪肚的站起来揉了揉肚子,一扬脖,把那半滴流瓶药水“咕嘟嘟”都灌进了肚里,瓶子一扔,擦了一下嘴,正了一下有
 
汗渍的帽檐,咬牙说了声:“走吧!”
  可能是半盲人怕回厂里没法交代,就拉起车让我坐上去,迈开八字脚,顺着肇工街的臭水沟旁的小道一路小跑,他听人说,批斗会的会场在铁西区
 
五十五中学。
  我俩满头大汗的到学校门口时,批斗会已经开完了。造反派们仨一群俩一伙的正在往外走。我从手推车上下来,靠边让开路。
  一伙绿装束的文艺宣传队员,个个挽着袖子黑眉竖起画着红脸。一个歪戴着军帽的红卫兵,边走边和他的同行女伴儿议论着:“听说那个小子拉二
 
胡拉的好,是右派分子的狗崽子,年纪轻轻的顽固不化,我们挽救他,让他反戈一击,在台上只要拉一曲《造反有理》我们就不批斗他了。他说他不
 
会,会也不拉。他妈的!太嚣张了!打也不服,我打他打得我手都疼,他还是不服……”
  “听说他二胡曲子写得特好,是个极有天赋的作曲家、二胡演奏家,可惜年轻轻的也是个‘右派分子’。就你动手显能耐,你看他病歪歪的都站不
 
起来,还能拉二胡吗?”那女红卫兵拎着二胡回头向后看了一眼,跟着人群出去了。 
  参加批斗会的人都走完了,我赶紧跑进去找小商,半盲人拉着车子在后面跟着。
  操场的台子后面,小商靠着国旗杆一条腿屈着,脑袋低垂,乌青的眼皮耷拉着,嘴角有血迹,脸色更加蜡黄。我喊他,他哼了一声,半盲人和我急
 
忙把他抬上车子,他“哇”的吐了一口血,头一歪不动了。我吓哭了,怕他死。
  半盲人拉着车在前面跑,我在车上搂着小商的头,不时摸摸他鼻子是否还在喘气,半盲人马不停蹄地跑回了医院。戴脏兮兮口罩的小大夫又用听诊
 
器听了听,他听说病人吐血了,摇头说:“大庙”医院治不了这个病。
  半盲人商量小大夫再给小商挂一瓶滴流,我急忙掏出那皱皱巴巴的五块钱塞他手里。滴流挂上了,小大夫说只能缓解一下病情,说小商可能是严重
 
的肝炎病,会传染的。
  晚上,住不起医院的小商只能回到小工厂的破宿舍里躺着,心有愧疚的半盲人陪着他。孙二娘在家做了碗二合面的疙瘩汤端来了,看见我赶我走,
 
说:“去去去!你小子别在这围前围后的,肝炎病传染你知道不?快回家去!”
  我恋恋不舍的顺着下坡土路往家走,身后又传来了孙二娘骂半盲人的咋呼声:“就赖你!小商过去那点屁事儿,都是他妈你回家跟你弟弟瞎逼扯的
 
!是不是?……”
  我回到家,闷闷不乐的把二胡拿出来摆弄着,妈从厨房里出来把饭放在桌子上,问我小商怎么样?我摇着低下的头不吭声。心里杂乱,不知不觉拉
 
了一下《造反有理》的曲子,二胡吱呀的声音,自己听了都心烦。妈抢过二胡扔在旁边说:“什么鬼动静!明天把二胡给人家送回去,不要和他来往
 
了,免得招惹是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