瀹樻柟閲戞矙濞变箰璧屽満缃戠珯涓績
鑱旂郴鎴戜滑
骞夸笢甯傛垚澶╃數婧愯澶囨湁闄愬叕鍙
鍦板潃锛氬箍涓滃競闀垮璺181-1鍙
鐢佃瘽锛12345456456
鑱旂郴浜猴細鍏堢敓
閭锛12345434@tntgroup.com.cn
骞夸笢甯傞暱瀵胯矾181-1# P.C200060
浜垮疂濞变箰瀹㈡埛绔笅杞
鐮斿彂涓績锛浜垮疂濞变箰骞冲彴娉ㄥ唽
鎮ㄧ幇鍦ㄧ殑浣嶇疆锛主页 > 人才招聘 >

绿色军营洒下的美好结成的友情

2017-04-23 13:27   鏉ヨ嚜:未知

人到天命之年,思念回忆的情结骤然而生,近些年我参加过许多聚会,诸如初中同学、80届同学、还有今年卫校部分同学聚会,
 
每一次聚会都凭添了几分激动,在激动中感动、感慨着,认识了新朋友又加强了老朋友的感情联络,重温回忆着飘逝的友谊和曾
 
经学习、战斗过的激情岁月。此次战友聚会策划多年,一直未能成行,终于在2013年10月1日聚会在战友的莱特饭店。
 
 
    有时也怕聚会,因为有几分惭愧:在学校就是不读书的人,虽出生书香门第,官宦世家,然生性顽皮,后天愚笨,为人处事
 
始终不得要领,年轻时政治上虽想进步,然举步维艰,实负先父在天之灵。有几分遗憾:没有把孩子培养成才,致使我昼夜不安
 
,终日恐慌,每每同学、战友谈及孩子我在无语中。
 
 
我们是80年的武警省内兵,怀远当时征兵55人,农村、城关比例几乎各半,这次聚会的战友实到23人,面对一张张熟悉亲切和陌
 
生隔世的面孔,如梦恍惚、心潮澎湃,感慨万千。曾记得,当同学们安静的在课堂读书时,80年代高考率很低,我已无心学习,
 
以反叛的个性、独立行走,毅然弃笔从戎,当年乳泉办事处敲锣打鼓为我们送行,乳泉办事处共四人入伍,我们戴着棉帽、背着
 
背包,在我们的胸前戴着开放大红花。80年也有江西野战部队在怀远征兵,我的父亲坚持让我当武警兵,父亲说:你妈身体不好
 
,不能受到任何精神刺激,你到野战部队,你妈会整夜睡不着觉的,我那时才17岁零二个月,一切听从父命。入伍的一切事项全
 
由父亲的老朋友张立成安排,我入伍的那天时任城关镇党委书记张叔夫妇还送我一本笔记本,上面写着潘顺成侄儿留念,几十年
 
后张叔飘然离世,在张叔的灵堂前我认真地磕了三个头,感恩着他当年曾经对我的帮助。我们在县中队集合,原来的县中队早已
 
不复存在,屹立着现今的禹王宾馆。我们在县中队集合后,中午在中队就餐后,分二辆客车奔赴宿县三里湾教导队进行为期三个
 
月的集训。
 
 
集训完毕,我被分配到屯溪市(现黄山市)武警中队。印象中,屯溪市素有小上海之称,依山傍水,清秀小巧,徽派建筑比比皆
 
是,白墙青瓦马头墙、老街上百年的文化底蕴沉淀是那么敦厚、古朴。十几年前,我带妻子和儿子到黄山游玩,黄山老街我曾经
 
巡逻走过的条石板还保留着过去的风采,随着岁月的流逝只是更加闪亮,店铺现今增加了许多,货物更加繁多精美,为感受我曾
 
经居住的营房,我黄山的朋友专门带我和妻儿到部队营房转了一圈。我仰望天空环视山峦,山还是那座山,山下的水塘还是那个
 
水塘,鱼儿正在快乐地游弋着,碧绿的山茶树梯田式的排例着,满山杜鹃花在漫野山坡上尽情的开放,唯一变化的是营地变成楼
 
房增加了岗楼。30年前花山谜窟还没有成为黄山景区,它就在离我过去居住的营房二里路程,现今早已开发并成为黄山著名景区。
 
江泽民同志曾经来此游玩并亲自题字《花山谜窟》。
 
 
部队的生活是丰富而多彩的,主要学习擒拿格斗,擒敌拳、捕俘拳、队列训练等等,闲来无暇也打打乒乓球、拉拉单双杠。我在
 
中队以文化考试第二名的成绩,参加了中队推荐的省武警总队卫生员培训班,在合肥大涂山集训后返队。
 
 
回望军旅,苦乐与共的峥嵘岁月,有件事情让我永生难忘,虽然几十年过去了,但是对我来说记忆犹新,和我一个班的涡阳县邓
 
姓战友,他的性格内向,不太和人交流,和班长关系也不是很好,有一天,他和我闲聊,问我:子弹打在人什么地方人能死,我
 
随即说:打在人的头上和心脏上保证死。因为是一个班的战士,那时我才18岁,不知道他心理的变化,也没有当回事。结果在夜
 
晚他值班时拿着步枪自己对自己的肚子开了一枪,我们值班站岗全部是实枪实弹,深夜沉闷的枪声在山谷里久久回荡,队长立即
 
吹响了紧急口哨,随即命令八个战士紧急用床板抬着他到当时的地区医院抢救,皖南的秋天,阴雨连绵,何况在深夜泞泥湿滑的
 
山坡雨中行进着,当到达地区医院时,抢救医生翻翻邓姓战友的眼睛看看瞳孔,说已经散光了,没有救了。后医院给出的抢救结
 
论是弹头划破腹主动脉,引起大出血死亡。我清晰的记得,受中队长指派,我和泗县的一个老兵在医院太平房为他守灵一整夜。
 
邓姓战友虽然远离我而去,那那段日子,我的心境很低落,我就是一个感情很脆弱的人,在给我姐信中我说我很想你们也很想回
 
家,因为战友的离去我在暗自落泪。我那时不知道是为他的死而难过还是为我未来而担心。事后我才知道,邓姓战友是和老家女
 
朋友感情纠纷所致,一时想不开走入绝路。为此事班长也耽搁了二年才提干。
 
 
此时,我也想起了我的同班同学传红,他是比我迟一年的兵,是81年陆军一军一师三团的野战部队,他的部队在对越自卫反击战
 
中被拉到了一线战场,他也获得了应有的荣誉称号二等甲级残疾军人。1984年7月随部离开了美丽的杭州赴滇老山参加对越防御作
 
战。1985看2 月11日在老山地区收复我140高地作战中荣立三等功。同年4月9日在老山16号阵地潜伏中触雷爱伤,右下肢截肢,左
 
眼外伤性白内障。1985年退役被安置在五交化公司工作。1996年下岗。2003年随着国家政策的好转生活有了保障。现为四级伤残
 
,享受国家供养终身。在90年代中期传红度过了艰难的日子,下岗后开了小店,税务部门总是找他的麻烦,有一天,他和我讲,
 
请我和税务部门的局长说下,他知道我和同学局长私交不错,我说该局长和我和你都是同班同学,我说可以的,不 过你直接说他
 
不会见怪的,效果可能更好点,何况你是残疾军人,还有就是你把你的假腿放到柜台上,再来收税的,请他们把假腿带走,要钱
 
没有。前不久,我碰到传红,他告诉我:现在政府给我待遇好了,一年四到五万补贴。我说政府给你多少都不算多,因为你们是
 
人民的功臣。
 
 
       我总在想:假如我也在野战部队,也到了老山前线,我的命运将会如何?是不是今天还能够安心的坐在办公室敲打着键盘
 
那?
 
 
 
    三十年悠悠岁月,弹指一挥间。真挚的友情,紧紧相连。一如既往地停留在一个遥远而葱郁的地方,我们都将一天天老去。
 
 
  尽管,现在由于我们各自忙于工作,劳于家事,相互间联系少了,但绿色军营洒下的美好结成的友情,没有随风而去,已沉
 
淀为美酒,每每启封总是回味无穷。今天我们从天南海北,相聚在莱特饭店,畅叙往情,我想,通过这次老战友聚会,灿烂明天
 
,辉煌未来。
 
 
  最后,让我们一起举杯,为我们相聚快乐,为我们的家庭幸福,为我们的友谊长存干杯!聚会后战友相约在2014年的年初四
 
继续在莱特饭店再次相聚。